[短篇乱欲小说了]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,小妖精自己坐上来 嗯啊


个性说说带图片 2019-03-08 22:18:48 个性说说带图片
[摘要]什么?安柔瞪大眼,粉嫩的樱唇微微张开,她真怀疑自己是否是出现幻觉了。“你、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陆君霆的眸光又冷了几分,幽沉的黑眸盯着她:“明天下午,民政局见

【www.xbhssy.com--个性说说带图片】

 短篇乱乱小说系列合集,小妖精自己坐上来 嗯啊

什么?安柔瞪大眼,粉嫩的樱唇微微张开,她真怀疑自己是否是出现幻觉了。

“你、你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陆君霆的眸光又冷了几分,幽沉的黑眸盯着她:“明天下午,民政局见。”

沉冷的嗓音落满包厢每一处角落,安柔瞬间惊愕的说不出话来,陆君霆却突然放开她,大步来到衣架前,取下干净整洁的军装。

“……”

安柔呆若木鸡的怔在那里,久久不能回神,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梦境。

她肯定是脑子坏掉了!

……

S大。

安静肃穆的图书馆。

安柔漫不经心的翻着书,脑中却情不自禁的响起陆君霆低沉的话语“明天下午,民政局见!”。

明天下午?那不就是今天吗……

她秀眉蹙起,苦恼不已。

难道她今天必须要和他领证吗?她对他唯一的了解就是在电视、报纸上。

她真要这么糊里糊涂的嫁给一个陌生男人,把这一生的幸福都断送了?

“柔柔?安柔?想什么呢!”一道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。

被李燕这么一喊,安柔猛然回神,眨巴着茫然的水眸看向来者。

“谁?”

李燕鄙夷的翻她一个大白眼,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整个一上午都恍恍惚惚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昨晚去偷男人了呢!”

“……”

安柔突然想起一个问题,转头,一脸质问的盯着她:“你还好意思说?我问你,李燕,你昨晚跑哪儿了?”

她是真的生气了,昨晚若不是李燕把她一个人丢在更衣室,她也不会惹上陆君霆,以至于现在被他逼婚……

李燕见她是真的生气了,眼珠子一转,赔笑道:“内个,我说了你别骂我啊。我跑去跟一个帅哥搭讪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安柔无语,她这个闺蜜,可是出了名的花痴。

“来来,看书,看书。改天我请你吃饭。”

李燕慌忙转换话题。

安柔却是望着窗外的天空,咬唇发起呆来。

已经是下午4点了,再不去,民政局就要关门了……

想到陆君霆的身份,以及惹怒他可能会引起的后果——

安然猛然起身,撞的椅子嘭的一声摔向一旁,而她却来不及扶,挎起包包就往外走。

“柔柔,怎么了?”

无视身后李燕疑惑的眼神。

“燕子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急匆匆丢下一句,风一般奔向门口。

“柔柔!”

李燕又叫一声,哪有人回应,她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贼笑起来:这么急,莫不是要赶着跟哪个帅哥约会?

刚走到路边,拦下车报出民政局三字。

安柔的手机,就在这时突然响起。

她接起电话,“喂。”

听到那边的话,她脸色瞬间惨白如纸!

“我现在过去!”

慌乱间,她什么都顾不得了,忙冲司机又曝出一个地址,朝与民政局不同的方向前行。

至于民政局、领证什么都,早被她抛至九霄云外。

……

傍晚,夕阳西下,彩霞满天。

一辆路虎安静的停靠在路边,车窗缓缓摇下,露出男人英俊冷漠的侧脸。

“首长,民政局马上要关门了。”

车旁,一个身着军装的男人看了眼手表提示。

该死!

陆君霆英挺的墨眉几乎拧成川字,抬手把还剩大半的烟头狠狠摁在烟灰缸里。

“给我等!”

冰薄的唇间吐出的三个字令人心惊。

王副官瞧着烟灰缸里那堆满的烟灰,想忍,终究是没忍住。

“老大,那个,能不能问一下。”他有点紧张的吞口口水,两眼泛光:“您这结婚对象,是哪家姑娘啊?”

哪家姑娘这么大胆,连陆君霆的鸽子都敢放!

大胆,牛气,他要给她点100个赞!

陆君霆看都不看他一眼,双眸聚满寒芒。

“王副官,你今天的话是不是有点多?”他嗓音冷冽。

那隐含警告的语气刺的王副官头皮一紧,赶紧道:“我错了,首长。我再也不乱问了。”

陆君霆依旧一言不发,从头到尾,不曾看他一眼。

若不是这王斌多年陪着他出生入死,他平日里对他不太严厉,哪敢有人敢在他面前问出这种话!

他挺拔的身躯陷在黑色皮椅中,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扶手,神情冷淡,平添了几分压迫。

王副官再不出声,只敢默默看表。

“那个,老大,5点了……”

5点的时候,他弱弱提醒,偷偷看陆君霆一眼。

话音刚落,陆君霆轻闭的眸子陡然睁开,眸内狂风暴雨,愈渐浓重。

“很好!”

看着空荡荡的民政局门口,他锋利的唇角一勾,蓦地出声。

“把她给我找出来,立即、马上!”

随着一道冰冷的命令落下,陆君霆啪的一声合上文件,挺直腰杆。

“我们走!”

那女人,竟敢违逆他!

很好,既然她敬酒不吃,就别怪他采用非常手段了!

他陆君霆,有的是手腕方法,她应该好好见识见识。

“是!”王斌不敢怠慢,立即扭转方向盘,路虎迅速朝路上疾驶而去。

……

医院一片雪白,到处飘着消毒水的气味。

安柔站在病房外,透过窗户看着病床上一脸苍白的母亲,泪水忍不住浸湿眸底,在眼眶内不断打着转。

母亲的病,愈来愈重了。

再这么下去,情况危险……

“姐,什么时候回家?”

一道焦躁的童声突然自身后响起。

安柔扭头看到安乐圆圆的脸,他虎头虎脑的,在小西装、黑皮鞋的装扮下,倒是像个小大人。

“安乐!”见他伸手要去拉门,安柔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,皱眉不悦的看着他,语气隐忍:“是你把妈妈气到住院的,现在还这种态度,也太不懂事了吧!”

安乐不屑的撇撇嘴,“放开我。我不过是问妈要点钱而已,有什么错!”

快被他那种毫不知错的态度气炸,安柔厉声道:

“我们家都穷成这样了你还敢问妈要钱!你不知道妈的身体状况吗?”

她深吸口气,气得胸口上上下下不断起伏着。

真是气死她了,他这个弟弟,不好好上学,就知道在学校装阔耍帅。可他们家现在负债累累,哪有钱给他出去显摆的?

“安乐,你也大了,该懂点事了。”

像以往每次一样,最后她还是心软了,语气缓下来。

“我不管,班里很多同学都买了ipad,我也要买!”

安乐一副理所当然的仰着脸。

“你——”

安柔简直快被他气死了,瞬间直起身子,冲他低吼:“想都别想!”

“你不给我买,就让妈给我买!”

安乐转身又要去开门,安柔眼疾手快,一把将他拉了回来。

“安乐,你到底有没有良心,妈都这样了,你还敢去烦她!”

“我不管。”

安乐执拗道,拼命挣扎好几下却没能挣开,只能作罢,瞪眼瞧着安柔。

“好呀。你不给我买ipad,我就不上学!看你怎么办!”

安宁看着他气哼哼的样子,心底冷冷一笑。

“那正好呀。”

她缓缓弯下腰,恶狠狠的盯着他凶狠的眸子,伸手毫不留情的捏捏他的脸,“你不上学,我正好用你省下的学费买些衣服,我正好愁没钱买衣服呢!”

说着,勾唇恶劣一笑。

“……”

安乐目瞪口呆的看着她,突然,哇的一声哭出声来。

“坏人!你不是我姐,我没有这样的坏姐姐!”

他用力挣脱她,哭着跑向楼梯……

安柔松一口气,目送他身影消失在眼前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
父亲去世后,妈妈也伤心过度病倒了,现在,她家里是每况愈下,偏偏还有个不懂事的弟弟。

妈妈现在病情又加重,她该怎么做、才能养活起这个家?

……

晚上,医生检查过后,刚出病房。

安柔拦住他——

“医生,我妈现在情况怎样?”

医生有些沉重的叹了口气:“情况是暂时稳定下来,但是,你母亲的肾现在衰竭很快,我还是建议尽快手术,否则会很危险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安柔垂下眸,心情沉重。

就是卖了她也换不起一个肾啊。

医生走后,安柔朝医院外走去,脚步如灌了铅般沉重。

重病的人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,所以她每天都要到外面给母亲带饭。

夜幕袭来,她拎着食物,边打电话边朝回走。

“杨老师,我想再请几天假,我妈病情刚控制住,我想再照顾她几天。”

“嗯,谢谢杨老师。”

安柔挂了电话,刚抬起头——

一道刺眼的灯光倏尔射入她眼中。

她本能的抬手去挡,就在这时,一辆摩托车骤然朝她撞去。

安柔迅速朝旁边避开,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然而,她刚放松下来,那摩托车斜了一下、堪堪擦着她身子、车上突然伸出一只手、猛然朝她身上推了一把。

“啊!”安柔被推到在地,膝盖瞬间破了皮,尖锐的刺痛漫开,她眼泪瞬间流出。

过分!

不顾身上的疼痛,她艰难的爬起来,却陡然发现,她的包不知何时不见了!

肯定是那车主干的!

她抬头望向前方摩托车,拔腿就朝那人追去。

“站住!”

她不顾一切的往前奔跑,边跑边流泪。

那里面是她这段时间的生活费,家里所有的钱现在都在那里。

那摩托车主故意逗弄她一般,开的并不快,却每每在她即将追上时候加快速度。

没过多久,安柔追着他来到一处安静的草地。

“快把包还给我!”

见摩托车停下,安柔义正词严的冲车上人怒斥。

借着模糊的灯光,她发现,车上居然有三个人。

他们大约3、40岁左右,衣着简陋,夸张的肌肉配着狰狞丑陋的脸,格外渗人。

安柔一惊,心底渐渐升起一丝惊慌。

“嘿嘿。”

三人搓着手,搓着手朝她靠近,晦暗的目光在她玲珑有致的身子上来回打量,边啧啧赞美着。

“好久没见这么靓的妞儿了,今天运气可真好。”

另一人拿着包包在安柔眼前一晃:“美女,你不是想要它吗?来哥这儿,哥给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安柔这才明白,自己被他们设计了。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xbhssy.com/gexingshuoshuo/27783/

相关标签:
相关阅读
  • [宝贝我要吃你的小说]宝贝我要吃你的小樱桃|都市之修真归来 [宝贝我要吃你的小说]宝贝我要吃你的小樱桃|都市之修真归来
  • 再见只是陌生人_被陌生人吸奶很舒服|娇妻的秘密2 再见只是陌生人_被陌生人吸奶很舒服|娇妻的秘密2
  • [宝贝腿打开一点太紧了]宝贝你太紧了楼梯间|老树开花 [宝贝腿打开一点太紧了]宝贝你太紧了楼梯间|老树开花
  • 办公司小妖精真紧|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|女人如雾 办公司小妖精真紧|办公室小妖精真紧高H文|女人如雾
  • 【啊】宝贝夹住了不许掉出来|丁香花 【啊】宝贝夹住了不许掉出来|丁香花
  • 两颗红豆_两颗粉红的樱桃挺立着|香草 两颗红豆_两颗粉红的樱桃挺立着|香草
  • [跳蛋夹好不准拿出来]塞跳蛋不准掉的小黄文|丁香花 [跳蛋夹好不准拿出来]塞跳蛋不准掉的小黄文|丁香花
  • [怎样让下面更多水]怎样让女人下面喷水呢|流年 [怎样让下面更多水]怎样让女人下面喷水呢|流年
为您推荐